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科技 > 资讯

“您的包裹已到,取件码”,当快递不再送货上门,你习惯了吗?

2019-11-22 19:00:05 来源: 创业邦 作者: 创业邦
摘要:文 | 林翠萍编辑 | 尹茗头图来源 | 摄图网图片设计 | 李斌才小区周边快递柜和驿站的存在,解决了用户与快递派件时间不同步的痛点,让用户不在家的时段,也能方便地接收快递,而对于
“您的包裹已到,取件码”,当快递不再送货上门,你习惯了吗?

文 | 林翠萍

编辑 | 尹茗

头图来源 | 摄图网

图片设计 | 李斌才

小区周边快递柜和驿站的存在,解决了用户与快递派件时间不同步的痛点,让用户不在家的时段,也能方便地接收快递,而对于快递员来说将快递放在柜子里也能提高派件效率。作为快递配送最后一公里的有效解决方案,智能快递柜曾一度成为风口项目,京东物流、菜鸟驿站、速递易、顺丰丰巢、邮政易邮柜纷纷都在布局,抢占最后一公里的市场。

但到今天,这一模式渐渐变形,在很多情况下快递员并没有征求用户意见,不管收件人是否在家,直接把快递放在快递柜里,而后通过短信告知用户提取码,导致本应该享受送货上门服务的用户却需要跑一趟。随着快递柜越来越多,用户的使用体验却越来越差,最后一公里止步于快递柜。

而这背后或许是快递公司和快递柜玩家正在下的一盘“大棋”,有意通过快递柜“培养”用户自取的习惯,从而加入新零售最后一公里的争夺战。但作为最早布局最后一公里的玩家,快递柜为何迟迟没能搅动新零售市场?又能否玩转新零售?

“您的包裹已到,取件码”,当快递不再送货上门,你习惯了吗?

自取习惯养成,快递止于最后一公里

“您的包裹已到,取件码”,当快递不再送货上门,你习惯了吗?

“为什么明明在家却把快递放在快递柜?”韩程拨通电话后,心中憋着一股无名火。

这是韩程跟快递员的第n次博弈。

韩程居住的小区里,除了京东和顺丰之外,其余的快递一律不送货上门,即便大件的物品也不例外。通常快递员会直接发一个提取码告知,让其去驿站或快递柜取件。甚至连顺丰有时也向她发来“求助信息”:“由于本区域配送人员不够,麻烦到XX自取快递,希望能够谅解。”

如果是碰上双十一这种派件高峰期,韩程或许还能接受快递员“忙不过来”的理由,但自从她去年住进这个小区来,快递就不再送上门过。

关于为什么不送货上门,不同快递员给出的理由相当一致:因为小区不让快递车开进去。

“那为什么京东可以送货上门?”“人家跟物业有合作。况且人家赚多少,我们赚多少,哪能比?”快递员则在电话那头“诉苦”。“可是这快递真的很重,就不能破例一次送上门?”“你也要想想我们的难处,这一片区的住户都认识我们,我们给你一家送了,被小区里其他的人看见了,都会要求送,就破坏了‘规矩’。”“......”

韩程无法反驳。外面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,有些刺骨的冷,她无奈地披上加绒的家居服,穿上棉拖,戴上口罩和帽子,准备出门拿快递。心里暗暗不爽。

韩程的遭遇并不是个例。而快递车不让进小区或许只是快递员“懒”的一个借口,记者在走访中发现,即便在很多允许车辆自由进入的小区里,也存在用户不被告知的情况下,快递被直接投放到快递柜的现象。且这种现象越来越普遍。

李洁告诉创业邦,自己居住的小区是开放式的,车辆可以随意出入,但每次也是直接被通知到快递柜或小区里有跟快递员合作的便利店/水站里取快递。

有时候因为没有注意到提取码的短信,隔了两三天去取快递的时候,发现早先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一些生鲜已经完全坏掉了;甚至有一段时间她去便利店/水站取快递时都被要求要付1块钱的“安放费”。

“后来投诉可能比较多,慢慢大部分件都放快递柜了,只有一些大件会放便利店或水站,而钱可能由快递员自己掏了吧。”李洁说。

不止一位快递员告诉创业邦,现在大部分小区都默认自取了,但用户如果提前备注,或打电话要求送货上门的话,会帮忙送的。

虽然国家政策《快递暂行条例》明确,快递公司在使用快递箱投递快件前,应先征得用户的同意。但现实情况是,随着智能快递柜的投放越来越多,快递员为了省时省事,大部分没有提前告知用户,就默认把快递放在快递柜。

从快递公司和快递员的角度来说,快递柜确实提供了一个非常高效率的派送方案。

一个快递员每天可能要派200多件单,如果每家每户配送,完全送不过来。而将快递放快递柜虽然要自己掏钱,但算下来,比如一个件挣1块3毛多,放快递柜可能花2-4毛多,虽然挣少了点,但效率却提高了很多。

而快递柜本身也是电商物流的延伸产业,对于快递公司/快递柜玩家来说,投放了那么多快递柜,如果不充分利用,这本身就是一种“浪费”。

公开资料显示,目前全国快递柜数量大约有25万个。近年来快递柜数量增长非常快,从2014年调查的1.5万个到2015年6万个、再到2016年10万个到2017年17万个,且有报告预测,到2020年,全国智能快递柜组数将达75万,市场规模将近300亿元人民币。即便如此,还有新玩家想进来,今年3月,京东就宣布要大规模铺设自营智能快递柜。

另一方面,这么多玩家入局快递柜市场,也足以证明最后一公里终端的想象空间之大,不管是快递公司亦或是电商平台都不想放弃这块大蛋糕。

“您的包裹已到,取件码”,当快递不再送货上门,你习惯了吗?

虽然快递公司并没有明确对外表示不送上门的规定,但无疑他们正试图通过快递柜的形式培养用户自取的习惯。这无疑是一场跟用户的心理博弈,一旦用户自取的习惯养成,那么对于快递柜玩家来说,快递柜或许能成为他们加入新零售最后一公里战争的有力筹码。而某种程度上,“节省下”快递员的人力和时间成本,也可以帮助快递柜玩家做更多最后一公里业务的延展。

“您的包裹已到,取件码”,当快递不再送货上门,你习惯了吗?

快递柜玩不转新零售?

从外卖到各种生鲜、日用品30分钟送货上门,在新零售的大潮下,用户已经渐渐习惯由“即时配送”带来的便利服务。然而最早布局小区最后一公里的快递柜玩家似乎正试图打破这种“习惯”,重塑新零售战局。

那么快递柜玩家能否搅动新零售市场?至少从目前来看,还长路漫漫。

一方面,尽管随着需求量增长,快递柜市场规模仍有较大增长空间,但盈利问题仍是行业目前亟须解决的一道难题。

快递柜是个重资产重运营的行业。据了解,一个智能快递柜的成本约为1.8-6万元,但这还只是一个柜子的成本费,另外还要加上进小区、写字楼等地方的租赁费、安装费、耗损维护费等。算起来运营一个智能快递柜的成本并不低,要想大范围的投入并不是一笔小费用。

而到目前为止也没有一家智能快递柜企业实现了盈利。目前行业的主要玩家有,丰巢、中邮速递易和菜鸟驿站等,从公开数据看,头部玩家亏损严重。速递易2015年、2016年,公司连续两年净利润为负值亏损严重;丰巢科技2017年亏损为3.85亿元,负债超过12亿元,2018年前5个月,丰巢科技的营业收入为2.88亿元,净利润为-2.49亿元;菜鸟驿站在2017年度净亏损达2.90亿元,其2018年一季度净亏损为1.14亿元。

目前快递柜行业的主要盈利方式是,广告、快递员付费与用户超时费用。但由于快递柜本身的广告投放空间有限,快递员投放每件2-4毛的费用,并不能带来多少营收,远覆盖不了其成本。

并且快递超时收费已经引起了广大用户的不满,前一段时间更是上了热搜。从10月1号开始,由交通运输部发布的《智能快件箱寄递服务管理办法》开始正式施行,其中第25条明确规定,“智能快件箱运营企业应当合理设置快件保管期限,保管期限内不得向收件人收费。”

“您的包裹已到,取件码”,当快递不再送货上门,你习惯了吗?

因此快递柜玩家也在探索更多可持续发展的商业模式,寻求更多可变现的渠道和方法。比如通过培养用户自取的习惯,从而探索新零售、生鲜柜、前置仓等功能的可能性。但具体如何做,从物流思维到零售思维,对于快递柜玩家来说也许还要趟过很多的坑。

另一方面,用户又是否愿意买账?

虽然现在越来越多的零售玩家也开始提倡自取点提货。对企业来说,这不失为一个降低物流成本的好方法。但是对用户来说,这或许并不是一个足够好的体验。早先因为用户没有及时看到取件信息,货物逾期未取,而造成一些时效性很强的东西过期,从而引发消费者投诉的案例比比皆是。

此外,一旦用户自取的习惯养成,难保企业后续为了盈利和减少成本,会取消送货上门的服务,或者进一步提高配送费,这也是消费者所担心的。

对于用户来说,其实更重要的是根据自己的需求决定是自取还是送货上门,又或是精准到某一个时间点送货上门。

标签: 京东商城
热门推荐
返回顶部